我是蝙蝠侠(十九)

11月 12, 2019 未分类

我是蝙蝠侠(十九)

第十八章 白教堂

月色下,一道黑影立于仓库之上,而这道黑影对于老的哥谭警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。蝙蝠侠,曾经哥谭的黑夜守护者,如今再一次出现在了布洛克眼前。布洛克的脖子后面感到一阵发凉,手不由自主地摸向枪套。我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不会那么做的,布洛克警探。”布洛克知道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,便正大光明地掏出了自己的枪来指着我:“别动,蝙蝠侠,你被以妨碍司法公正,非法入室,故意杀人罪逮捕了。”“叫你的人把枪放下,戈登,在某些人伤到自己前。”我的意思很明确了,如果布洛克再不把枪收起来,我不能保证他身体里只有二百零六块骨头了。戈登忙把手按在布洛克的枪上:“把枪放下,哈维。”哈维是布洛克的名字,布洛克不满地哼了一声,还是把枪放进了枪套里。我朝戈登点了点头,戈登也回点了一下。

戈登安抚了一会布洛克的情绪,才向我问道:“你说有重要的情报要分享,是什么样的情报?”“你要用自己的耳朵去听。”“听?”我按下左臂上的按钮,一段电磁音从我身上传了出来,然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你好啊,蝙蝠侠,好久不见了。也许你不记得我了,上次我在阿卡姆疯人院见过你一面,不过我这种小人物你肯定不会放在心上,但是你错了,大大的错了。现在,黑面具花了一千万买你的人头,工作上门了,我也得养家糊口。来吧,蝙蝠侠,来白教堂找我。哦,如果你一直不来,人们会不断的死去,那,会有多少人……”声音没了,戈登奇怪地问道:“剩下的内容呢?”“我一失手把数据盘捏碎了。”我冷冷地说道,而布洛克则是哼了一声:“你不也和他是同一种人。”气氛尴尬了起来,我走到布洛克身前,布洛克又紧张地掏出枪指着我:“你想干什么?”“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确实,我也是一个犯罪。总有一天,我会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,但不是现在,如果你对我有任何不满的话,先放在一边,你们有一座城市要去拯救。我希望你能分清轻重缓急,你明白了吗?”布洛克呆呆地点了点头,我说道:“很好。”戈登问道:“这个白教堂,你有什么头绪吗?”布洛克明显对我还有一些抵触情绪:“如果后续内容还有线索的话我,们怎么才能找到他?”我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你有读过书吗?白教堂是和开膛手杰克相关的一个地方,不过,萨斯是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,我不认为他读过很多书。”“先不管萨斯有没有读过什么书,这个白教堂和他有什么关系呢?难不成他现在已经逃到伦敦去了?”“不可能,如果他逃到伦敦去的话,他对我也很难下手,也会有别的杀手和他抢人头。白教堂是开膛手杰克杀了五个妓女的地方,如果联系上萨斯以前的案子也许会有线索。”戈登点了点头,推了推布洛克的肩:“哈维负责了萨斯的案件整理,他也许会知道些吧。”我看向布洛克,布洛克沉思一会道:“我想想,额,萨斯曾经在西区的教堂里杀死了三名妇女,用她们的血在墙上写了妓女这个词。”“就是那里了,西区的教堂,我会先到那里去,你们随后就赶过来,我们这次一定要抓住他。”说着我就要离开。“但是市政府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,我们的警力不能随便调动。”戈登把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,我回头道:“这次不是找黑面具,局长,而是抓捕一个变态杀人犯,一个严重影响市民生活的杀人犯。”戈登点了点头,我拿出钩绳发射器将我拉入空中。

在高空中滑翔,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地面上的建筑物,而教堂就立于周围民居的簇拥之间。没有一丝灯光,黯淡的大理石上布满阴影,上面似乎布满了藤蔓植物。在教堂的大门外落下了,铁门上的锁早已生锈了,被人从中间切断了,推开一扇门,老旧金属的摩擦声直接扩散开来,周围如果有人都会知道教堂有访客。这里似乎是早已荒废了,院子里的杂草疯长,已经没过脚踝,把路也遮掩住了。藤蔓爬满了墙壁,在靠近地面的茎部十分粗壮,在墙上满是涂鸦,都是不堪入目的污秽语言,因为时间长久,颜色都氧化成了黑色。在月光下,教堂的尖顶投下的长长影子,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妖怪一样,要撕裂我,吞噬我。我不理会这一切,直接走向了教堂大厅的木门,木门上的钉生锈发黑,上面的油漆也氧化发黑,整扇门似乎都是黑的,而且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味。我抓住了门环正要开门,突然发现手感不太对,滴答,一滴液体滴落的声音。我低头一看,是一滴黑色却隐隐闪着红光的液体,我一皱眉,仔细一闻,终于发现了那股气味中隐藏的味道了。鲜血,我回头环视周围,才注意到绿草上面也是有着点点血迹。已经有人为此而死了,但是,有几个人呢?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躁动,是恐惧,绝望,愤怒,还是,兴奋?我深吸一口气,按下心中的躁动,推门而入。教堂里没有任何灯光,旁边的烛台上积了不少的蜡油。在黑暗中,只有一个声音从正前方传来,我也向着那个方向走去,在两边的长椅上,坐着十来个人,有老人有孩子,有男人有女人,但没有人会对我的到来起任何反应,他们都死了,身上的衣服血迹斑驳,已经干了,看来在门口的血迹是最近的受害者的。我继续向前走去,看到在祭坛之前跪着一位穿着黑袍的神父,戴着兜帽,看不到他的脸,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祈祷什么。我走到他身后,他也没有任何反应,但是越靠近他,血腥味越浓,我停了下来:“萨斯。”声音没有了,神父头略向后转,从兜帽的阴影里露出了他骷髅般的下巴:“不好意思,先生,这里没有什么萨斯。”他慢慢站起来,摘下自己的兜帽,他的脸露了出来,伤疤,邪恶的笑,“这里只有引领罪恶的灵魂,前往天堂的神父。”说完,萨斯的袍子翻动起来,从袍子下闪出一道寒光,他反手抓着一把匕首向我刺来。这种程度的刺杀根本不值一提,我看准了,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一发力,他的手腕喀哒作响,他疼得大叫一声,匕首掉了下去。我松开他的手腕,在他的胸口用力踹一了脚,萨斯干瘦的身躯直接飞过祭坛撞倒了十字架。我跳到他的身上,膝盖抵住他的胸口让他不能逃脱,一拳,一拳,又是一拳,我不断地发泄着,但是我心中的一丝理智制止了我。我膝盖松开了,抓住他的袍子,把他举到空中,对着他大吼道:“够了!你以为你杀了这些人就可以扰乱我的心智吗?这不可能!谁给了你权利杀了这些人,谁给的,说!”萨斯没有说话,“说,不然我会把你骨头一根根敲断。”“没有人!”萨斯突然撕心裂肺地哭吼起来,“但是凭什么,凭什么他们可以在这座疯了的城市里活的好好的,为什么偏偏是我,是我被科波玻特夺走了一切,这不公平!我杀了他们只是为了解救他们!将他们从苦难中救赎出来!我做错了什么!”萨斯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,我听到了一个名字,微微皱了皱眉:“科波玻特,哪个科波玻特?”“奥斯瓦尔德!奥斯瓦尔德·科波玻特!”我冷哼一声:“我会找他谈谈的,但在这之前,我会给你解脱的。”说完,我一个头槌撞昏了萨斯。

哈维·布洛克带着特警队包围了教堂,在接到一通无显示来电后突破了进去,在教堂里的,有被吊在半空中的萨斯,和被整齐排在地上,安详地躺着的尸体。布洛克看着教堂里的情形,不自主地理理帽子,说了声:“老天啊。”我站在高处看着看着教堂里的行动,想起了萨斯的话,喃喃念道:“这个疯了的城市。”看了会,才展开披风滑翔而去。

admin

作者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